2017年5月25日星期四

曼市恐襲報導 美媒節節領先

上面是執筆時剛截下來的《紐約時報》網站首頁,中間有照片的那篇是他們的獨家報導,全球率先披露曼徹斯特5月22日晚上襲擊中所使用的炸彈的多張照片,顯示炸彈十分精密,不可能是施襲者一人所為,而且設計及製造的人士十分專業。

炸彈設計的詳細,不是本文的重點。本文想說的是:這是一宗發生在英國的襲擊,但能最早公開這些重要照片的,竟然是一份美國報章。

2017年5月24日星期三

屹立不倒的郵筒

如果你在社交網絡上有朋友來自曼徹斯特或英國,大概可能會看到上面這張照片,以示曼徹斯特人不會因22日晚上的恐襲而嚇倒。這個郵筒在當地十分有名,因為曼市在1996年經歷過十分嚴重的炸彈襲擊,結果附近的建築物全部被炸毀,倒是這個郵筒絲毫無損,原封不動,至今仍在使用,成為曼市不會被襲擊擊敗的象徵。

2017年5月23日星期二

這位女士很易轉軚

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初上台時,便立即推行緊縮財政政策,令英國經濟表現更差,民生更困苦。到她第一個任期中段舉行黨大會時,傳媒紛紛揣測她會否「轉軚」(U-turn,徹底改變政策)。結果,她發表演說時,表明不會改變緊縮政策,說出她史上其中一句名言:
"對於有些人屏息以待著傳媒很喜歡用的字眼——轉軚(U-turn),我只有一件事要說:你轉軚,如果你想的話。本女士不會轉軚。(You turn if you want to. The lady's not for turning;You turn「你轉軚」跟U-turn「轉軚」是一樣發音)"
不過,現任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截圖來自Sky電視台)似乎很容易便會「轉軚」。

2017年5月18日星期四

菲利浦內閣

法國總統府17日公佈了整個內閣名單。這個內閣組成的意義/特色,我在臉書已寫了:共和黨、社會黨及泛左翼、大選期間支持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的中間派元老貝魯(Francois Bayrou)的派系,以及馬克龍的「嫡系」、「共和國在前進」(Republique en Marche,即是「前進!」演變出來的政黨),全部都有人在這個內閣,儼如德國式的左右大聯盟,而且有多名並非政界的社會各界人士,落實了馬克龍要政治素人也能參與決策的主張。基本上就是「分餅」。

我在這裏想寫一寫,菲利浦內閣中,各部長職銜的稱呼。在法語以外其他語言的媒體,一般不會直接使用這些銜頭,因為有些實在太古怪,但這些職銜的叫法,有些是當任總統的「綽頭」,但也有一些是反映了目前法國政治討論的用語及思維,因此可以講解一下。

2017年5月17日星期三

FTA——如何避開三十多次表決?

歐洲法院在16日作出裁決,認為歐盟與新加坡的自貿協議(FTA)需要經全部成員國的國會確認後,才能生效。大家的即時反應是:歐盟與英國在「後脫歐」年代的貿易協議艱難了。不過,英國《電訊報》稱,裁決令歐英貿易協議迅速達成並通過的機會增加了。

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呢?

2017年5月16日星期二

歐洲拒簽「一帶一路」貿易聲明

中國剛舉行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據報歐盟多國拒絕簽署論壇中有關支持自由貿易的聲明。這個現象反映的問題「可大可小」。

2017年5月15日星期一

舒爾茨火車 北威州撞車

德國社民黨(SPD)年初決定由原歐洲議會議長舒爾茨(Martin Schulz,照片中,照片來自FAZ)擔任總理候選人,借他提高黨支持率來在9月大選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希望近乎煙消雲散。舒爾茨曾令SPD民望急升,甚至超越默克爾的基民盟(CDU),被形容為「舒爾茨火車」。不過,西部大州北威州(North Rhine-Westphalia)舉行了地方選舉,結果執政SPD慘敗,其執政盟友綠黨也得票率下滑。

2017年5月14日星期日

溫婉情歌迷倒歐洲 葡萄牙首勝Eurovision

葡萄牙憑Salvador Sobral的Amar Pelos Dois(To love for the both of us/兩份的愛),歷史性奪得2017年的Eurovision冠軍,算是一個半爆冷的結果——或至少不是一個「典型」的結果。[照片來自葡萄牙SIC電視台]

2017年5月12日星期五

歐洲共享經濟面臨危機

「打的app」Uber在歐洲面臨重大打擊,歐洲法院律師長(advocate general)Maciej Szpunar在11日發表文件,認為Uber是一間運輸公司,不能說它是純粹一個電子平台,因此它在各歐盟成員國營運時,需要遵守相關國家、省或/和市鎮有關的士的規例。

這不只是Uber的挫折,也是歐盟及歐洲共享經濟的挫折,會對歐洲以至全球的科技年代經濟發展有很大影響。

2017年5月10日星期三

瑪蓮勒龐27歲姨甥女暫別政壇

法國極右國民陣線又出現勒龐家族的「家庭事務」,黨魁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過去幾年跟父親老勒龐(Jean-Marie Le Pen)有爭拗,未來似乎會輪到跟姨甥女瑪莉安勒龐(Marion Marechal-Le Pen,照片來自BFMTV)權鬥。昨天才出文章說,瑪莉安是黨內「南派」代表,跟瑪蓮的「北派」有嚴重分歧,今天(9日)她就宣佈,暫別政壇,不會在6月國會選舉角逐連任。

2017年5月9日星期二

國民陣線的路線「南北之爭」

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在法國2017總統大選中的成績是好還是差呢?這要視乎以什麼做標準。如果以一個多年邊緣政黨的背景來看,絕對是表現不俗。清脆闖入第二輪投票、次輪對決得票過千萬、得票率是國民陣線(FN)歷來最佳、現在難以再說FN是邊緣政黨,這些成績絕對驕人。不過,以這次大家的事前預測及目前環境來說,瑪蓮的表現是很差勁,FN不少高層公開私下都已說,這是挫敗,不是什麼「雖敗猶榮」。

這亦引發FN的路線之爭,而這兩條路線,分別由該黨兩名高層菲利博(Florian Philippot,照片左)及瑪莉安勒龐(Marion Marechal-Le Pen,照片右;照片來自《費加羅報》)所代表。

抗議票暴升

我在臉書寫了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對第二輪投票結果的回應,他稱"不投票、投白票及投廢票的人數總和較瑪蓮勒龐所得票數還要多,因此瑪蓮勒龐在第二輪投票只是排第三,法國選民已狠狠地向極右說不"。有人回應時說他怎麼可能這樣詮釋投票結果。

一方面,梅朗雄的「自我感覺良好」味道的確很重,不過,同時也想說,法國人對「不投票」及「投白票廢票」的看法及公佈方法,跟香港、台灣以至很多地方都不同,因此放在法國的背景來說,梅朗雄的說法不是完全沒有根據。

2017年5月8日星期一

法國第五共和的半總統制

法國總統大選塵埃落定,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以得票率65—66%,擊敗得票不足35%的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瑪蓮的得票數字及得票率都遠勝其老爸2002年第二輪投票的情況,但始終較大家原本估計的弱。

正如之前多次所說,這次大選涉及法國政界大重編,原本的「左VS右」兩大陣營對壘局面已經瓦解,法國政壇未來一個月以至一星期會有更大的變動。這點,暫時按下不表。現在先想最簡單的一件事情:法國政府/政制如何運作?

2017年5月4日星期四

笑裏藏刀

上面是在法國2017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唯一一場電視辯論中,長達2個半小時,一開首的影片截圖,絕對可以代表這場辯論的氣氛——不是「笑笑口」的友好,而是在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和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二人互相狠批下,仍然可以從容微笑地批評對方/聆聽對自己的批評。

2017年5月3日星期三

在霍亂和瘟疫之間,不作選擇

標題的那句說話,是法國政治史上一句名言,出自1930年代的法國共產黨領袖Maurice Thorez。這句話,也可解釋,為什麼極左派總統候選人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上面為France24影片截圖)及支持者,不肯在第二輪投票中投票給馬克龍(Emmnanuel Macron),以圖阻止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當選。

2017年4月28日星期五

首輪與次輪的拉票策略分別

法國大選進入次輪對決階段,2名候選人都換了新海報、新口號(照片來自法新社)。在法國,首輪及次輪投票完全是兩個「遊戲」,「玩法」完全不同,大家見到跟一週前不同的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或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不需要驚訝。

2017年4月27日星期四

惠而浦之役 瑪蓮勒龐突襲馬克龍

法國兩名總統候選人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和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在26日短兵相接,埋身肉搏,這種候選人較量的情況十分罕見,反映瑪蓮勒龐打選戰的厲害之處,隨時會打擊馬克龍的選情,也顯示5月3日的單對單電視辯論會十分「精彩」。

這場半日「戰役」,地點是東北部桑省(Somme)亞眠市(Amiens)的惠而浦電器工廠(上面照片來自法新社)。

2017年4月25日星期二

民調大反撲!

去年的英國脫歐及美國總統大選後,大家都說民調不準確,尤其是看到自己不想相信的民調時。這次法國大選,大家都對民調半信半疑,尤其是這次有4個候選人的支持度是高得足以躋身次輪,而且形勢不斷轉變,連民調專家自己都做好「期望管理」,表明這次選舉很難預測。

然而,民調最終十分準確,近乎去到嘆為觀止的地步!

2017年4月24日星期一

階級鬥爭退潮 全球本土對決

法國23日完成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結果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上面圖片)及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下面圖片;來自TF1影片截圖)躋身第二輪投票。有美國《華爾街日報》記者在推特感慨說:終於有一個主要選舉,是選前民調預測準確了!

而且,馬克龍微微壓倒瑪蓮勒龐,菲永(Francois Fillon)及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緊隨其後但有約二至三個百分點的差距落後,基本上跟投票前最後民調一樣!經歷了英國脫歐及美國大選,民調如此準確,有點不習慣!

2017年4月20日星期四

從心投票還是策略投票?

上面的照片來自陸龜的臉書專頁,大概是一個在香港舉行、有關法國大選介紹的研討會吧?上面的slide講及法國選舉制度的特色——兩輪投票制,當中涉及一個對選情有影響的互動,那就是左下角(請點擊放大)提及的「從心投票」(vote de coeur)及「「理性投票」(vote de raison)。

2017年4月19日星期三

要來的,終於都來了

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上面為BBC影片截圖)在18日上午突然宣佈,把國會大選提前3年進行,在今年6月8日舉行,令全國十分意外,但也屬情理之中。

2017年4月18日星期二

安那托利亞VS愛琴海

我在臉書專頁分享上面那張土耳其公投各省結果分佈圖(請點擊放大)時,很多人都注意到一點:支持修憲的主要是內陸鄉郊地區,土耳其人稱為「安那托利亞心臟區」(Anatolia Heartland);反對修憲的主要是大城市,全國五大城市(依次)伊斯坦堡、首都安卡拉、伊茲米爾(Izmir)、Adana及Antalya,全部反對修憲。

大家即時的感覺是很「面善」,因為去年的英國脫歐公投及美國總統大選,都有這種「城鄉之別」。這說對了一半——土耳其這種地域文化差距,可追溯至一世紀前土耳其建國之時,不純粹是近年全球化下的產物。

2017年4月17日星期一

土耳其通過改行總統制

土耳其在16日舉行公投,以些微多數(約51.4%得票)通過修憲,把自1923年建國以來實施的議會制變成總統制。反對派已提出重點大量選票。

相關報導,可看DW的<土耳其政府宣佈修憲成功 在野黨提出質疑>及之前的背景資料<土耳其公投:你需要知道的六件事>

2017年4月10日星期一

法國大選呈四角戰格局

法國總統大選還有不足2週就進行第一輪投票,今天(10日)正式進入競選期——由今天起,影音傳媒的報導必須公平對待11名全部候選人,全國地方政府的展示板都要貼上所有候選人的海報。

根據Kantar Sofres-Onepoint在9日發佈的民調,大選目前陷入四角戰的狀態,4名候選人有機會躋身第二輪投票,上面照片(來自法新社)由左起:極左的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中間派的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中右的菲永(François Fillon)和極右的瑪蓮勒龐(Marine Le)。執政社會黨的亞蒙(Benoît Hamon)形勢已跟出局沒分別,因此我也把法新社上面那張原是五大候選人的照片,刪掉亞蒙。

2017年4月7日星期五

土耳其新禁語:不

2年前學習了用希臘語說「是」和「不」,今年我們學習一下用土耳其語說這兩個字:「是」為evet,「不」為hayır。土耳其4月中進行修憲公投,分別是支持的evet陣營及反對的hayır陣營,但這兩、三個月,土耳其變得越來越不能說出hayır這個字,形同禁語。

2017年4月5日星期三

匈牙利圖關閉「索羅斯大學」

匈牙利國會在4日迅速通過法案,修訂高等教育條例。修訂十分技術性,但目標只有一個——把由投資者索羅斯(George Soros)出資創立的中歐大學(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CEU;上面校舍照片來自官網)關閉,是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an)打擊「外國勢力」及「自由主義」大政策的一部份,尤其針對他近年的眼中釘索羅斯。

2017年4月4日星期二

俄國6年平靜遭打破

俄羅斯聖彼得堡在3日下午發生地鐵爆炸襲擊事件,令人驚覺俄羅斯已有6年沒有發生過「主要恐襲」——此話不是幸災樂禍,俄羅斯的恐襲風險的確不會較西歐低,長時間沒有發生,不代表威脅不存在。

2017年4月3日星期一

脫歐談判不是家家酒

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在3月31日開始傳閱對英脫歐談判的原則指引草稿,在7頁紙26段文字中,最令人意外的是第22段「直布羅陀條款」,這段文字變相承認西班牙對直布羅陀的未來有很大話事權,近乎協助西班牙迫英國交出直布羅陀出來。

這條條款法律上的意義不大(下面再說),歐盟官員私下不斷放風解釋這條條款出現的理由卻更重要:歐盟的責任是捍衛成員國的利益,當英國和西班牙都是成員國時,歐盟的立場就是在直布羅陀問題上協調英西兩國,但當英國選擇離開歐盟時,歐盟的責任就只有支持西班牙的立場,沒有必要考慮「第三者」的想法。這顯示,歐盟在脫歐談判動真格。

2017年3月31日星期五

立陶宛尋回「出世紙」 百年生日最佳禮物

波羅的海國家立陶宛(Lithuania)29日晚出現了上面這一張全國網上廣泛流傳分享的照片(此圖經修剪過,原本是直的)——這是1918年2月16日簽署的立陶宛獨立決議文件,在消失了77年後,當地一名歷史學家終於在德國外交部的檔案庫中尋回正本,立陶宛人都形容,這是尋回自己民族的「出世紙」(出生證明書)。

2017年3月30日星期四

棉裏藏針的脫歐通知信

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終於向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提交了英國脫歐的通知信件,《里斯本條約》第50條正式啟動。整體而言,信件的語調頗為溫和,似乎去向歐盟及其他27個成員國伸出橄欖枝,營造友好氣氛,但友善之餘,文翠珊也在信中打出了第一張牌。

2017年3月28日星期二

總統大選臨近 法屬圭亞那大罷工

法國總統大選還有不足1個月就投票,此時法國海外領土法屬圭亞那在27日發生大罷工,近日成為大選話題,政府承諾本週稍後會派出部長往那兒,與當地政府溝通,改善當地情況。
在大罷工前,法屬圭亞那近日已不斷出現示威,市面情況已混亂多時,主要不滿包括:經濟差、失業率高、治安差、公共服務缺乏,簡單來說,就是所有事情都一團糟,需要法國政府接濟。

2017年3月24日星期五

向英語屈服 瑞典語眾數可以「加s」了

瑞典語專家終於向英語屈服。瑞典語言及民俗學院在5月發出的新瑞典語書寫指引中,將接納由英語來的外來語名詞,在眾數加s,跟英語一樣,不再堅持必須跟隨瑞典語系統。要理解瑞典語專家為何一直抗拒來自英語的外來語加s,須先略為認識一下瑞典語名詞的眾數及「定冠詞狀態」變化。

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法式辯論——5人版

有關本屆法國大選首場電視辯論,原本想在昨天寫的,但實在太累,3個半小時,連看也看不完就睡了。

我在10年前寫過法國總統大選辯論。記得當時英國《金融時報》記者以一個英國人的角度說,即使以法國人好思辯的標準來說,法國的選舉辯論十分折磨。星期一晚這一場,同樣折磨。

2017年3月20日星期一

默克爾會晤川普——你想他們怎麼樣?

德國總理默克爾17日到訪華盛頓,第一次會晤美國總統川普。這次會面中,大家都聚焦在他們的表情、動作。例如,在會面後的聯合記者會,川普被問到他聲稱奧巴馬政府曾竊聽他的事件時,他說,「至少他跟默克爾有一點是相同」——之前奧巴馬政府被揭發曾竊聽默克爾。這應該是個玩笑,但正如上圖中的表情(來自BBC影片截圖),默克爾不覺幽默,一臉不屑。

2017年3月18日星期六

荷蘭工黨敗陣 「歐元先生」或換人

荷蘭大選意外地對歐盟運作有直接影響。工黨(PvdA)在這次選舉大敗,應該不能再留在內閣,但來自該黨的財相迪素布隆(Jeroen Dijsselbloem,上面照片來自路透社)目前兼任歐元區主席,其他18個歐元國家正在觀望,歐元區主席是否要中途換馬。

2017年3月16日星期四

各位觀眾,散場!

寫完這文章時,荷蘭大選剛結束約兩個小時,儘管最終結果與票站調查總會有一些差異,但輪廓已現。首相呂特(Mark Rutte)領導的自民黨(VVD)領先極右自由黨(PVV)12席(31VS19),票站調查即使錯誤,也很難錯到兩者逆轉;而PVV只能跟基民盟(CDA)及D66大致打成平手、綠色左黨議席急增、以及工黨慘敗議席大跌,都應該會反映在最終結果上。

簡單來說,大家很想看到的「(又一)極右/反移民勢力崛起」畫面沒有出現,各位國外「好事之徒」可以離開,荷蘭大選這「電影」已散場了!

2017年3月15日星期三

荷蘭大選,與其說極右,不如說碎片化

荷蘭大選15日舉行,全球關注點在於極右自由黨(PVV)能否成為最大黨、為其他歐洲國家尤其法德兩國的極右勢力打氣。我不會說這看法是「錯」,但也想拓闊一下討論,想指出從荷蘭國內的角度來看,政壇碎片化(政黨增多、又沒有一、兩個政黨明顯具優勢)較極右崛起來得更重要。

2017年3月14日星期二

荷蘭的巨型選票

荷蘭15日舉行國會大選,這個國家有很多政黨,且選票巨型——上面照片來自dutchnews.nl,這是「典型」荷蘭大選的選票,跟一張打開了的報紙(不是小報尺寸)一樣大。

2017年3月8日星期三

多速歐洲終獲名份

歐洲四大國法國、德國、意大利和西班牙領袖(上面照片右起;來自路透)6日在法國凡爾賽宮開會,一致宣佈支持建設「多速歐洲」(multi-speed Europe,詳情可看新華社中文報導)。連同上週歐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公佈歐盟前景白皮書,討論經年但政界不敢宣之於口的「多速歐洲」終於堂而皇之獲得名份。

2017年3月2日星期四

沒有Plan B的法國右派

法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菲永(Francois Fillon)的醜聞有新進展,菲永1日召開記者會(上面為BFMTV影片截圖),宣佈調查人員要求傳召他在3月15日(提名期結束前兩天)接受問話,意味調查人員已就菲永妻子被指假扮當議員助理的事件正式調查他。不過,菲永改變之前「若被調查就退選」的承諾,堅持繼續參選,將會「一路走到底」。

2017年3月1日星期三

波蘭執政黨:反對(同鄉)歐盟主席連任

波蘭執政黨「法律與公義黨」(PiS)黨魁卡欽斯基(Jaroslaw Kaczynski,照片右)2月28日正式公開表示,反對同是波蘭籍的歐盟常任主席(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照片左)連任。這可說是把波蘭國內政爭帶到歐盟,為歐盟政壇添煩添亂。

2017年2月24日星期五

愛爾蘭:脫歐協議須有愛爾蘭統一條款

愛爾蘭總理肯尼(Enda Kenny)23日訪布魯塞爾,與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Claude Juncker)及歐盟脫歐首席談判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會晤,明確表示,英國脫歐的協議必須有北愛爾蘭一旦與愛爾蘭共和國統一便可快速重返歐盟的條款,指出東西德當年統一,東德都是很快就加入歐盟前身歐洲共同體,認為北愛爾蘭也可參考這做法。

2017年2月23日星期四

由右走到左的「第三者」

法國中間派元老貝魯(Francois Bayrou)在22日宣佈,不會參加今年的總統大選,反而宣佈與新興中間派馬克龍(Emannuel Macron)結盟,而馬克龍也立即宣佈接受貝魯的建議。

貝魯與馬克龍結盟,代表著在這次形勢混亂的選舉中,各方勢力在提名結束前開始整合,以增加勝算,並可能意味著法國政壇正在重組——在同一日,一名參加過社會黨初選的環保派人士也宣佈改為支持馬克龍。有關整合、重組仍在進合,在情況較明朗前,先說說貝魯的背景。

2017年2月18日星期六

法國總統大選 形勢一向難測(二之二)

之前寫過近幾屆法國總統大選的歷史,顯示法國選舉形勢一向多變,現在補充一下,有一個結構性因素導致法國的選舉很難觸摸——候選人名單很遲才可確定。

2017年2月7日星期二

英議長震撼彈:我反對川普向國會致辭

在英國議會制度,議長需要保持中立,一般不會在平日的英國政治報導中出現,但現任下議院議長John Bercow(上面來自BBC影片截圖)在6日卻成為了英國政治主角,因為他發表了一番極具爭議的言論。他說,基於英國議會反對種族主義及性別歧視,且支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及司法獨立,因此如果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訪英,他會反對川普來到議事廳向上下議院全體議員致辭。

2017年2月6日星期一

法國總統大選 形勢一向難測(二之一)

法國總統大選首輪投票4月23日便進行,但形勢仍在不斷轉變,目不暇給。但根據歷史,其實法國總統大選的形勢一向變幻莫測,大家只是被上兩屆的超穩定選情「寵慣」了。

2017年2月2日星期四

如何打貪?羅馬尼亞把貪污合法化

如何打貪?羅馬尼亞現政府的方法是把貪污變成合法。羅馬尼亞左翼政府在1月31日晚上突然召開內閣會議,把「輕微」貪污罪行「非刑事化」。消息一出,立即觸發首都布加勒斯特當晚有超過1萬人冒著零下嚴寒天氣,上街抗議;到第二天的2月1日晚,上街人數更增至超過17萬,是1989年羅馬尼亞共產黨倒台後最大規模示威。[示威照片來自法新社]

2017年1月25日星期三

最高法院大腳解圍 脫歐爭議踢回國會

英國最高法院在24日裁定,重申英國政府在啟動「第50條」前必須有國會授權。政界跟當天市場反應,似乎跟我去年11月初高等法院作出同一裁決時所說的不同——我當時在網誌和臉書是說,「英國留歐不是夢」,而在最高法院的裁決後,大家認為「英國脫歐已不能逆轉」。

為何會有這個不同呢?因為嚴格而言,最高法院只是盡量想由脫歐爭議抽身而出,最新裁決只是把球踢回去國會,一旦英國脫歐不成,也要為自己製造「不在場證據」,脫歐派不能說成「非民選法院違反公投意向」。

2017年1月24日星期二

川普冷待,歐盟當自強——但做到嗎?

台灣中央社發了一篇特寫分析文章<川普外交冷對待 歐盟未來當自強>,談及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近日對歐盟出言不遜,稱歐盟快將瓦解下,歐盟/歐盟各國面對的困境。

2017年1月23日星期一

反全球化運動全球化

多個歐洲極右政黨的領袖21日在德國城市科布倫茲(Coblence)聚首(上面照片來自瑪蓮勒龐臉書專頁),揚言2016年是英國和美國「覺醒」(脫歐+川普當選),2017年輪到歐陸各國「覺醒」。這些政黨的訴求都是削弱以至瓦解歐盟,但諷刺的是,這次聚會卻是這種反全球化運動「全球化」的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