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5日星期四

曼市恐襲報導 美媒節節領先

上面是執筆時剛截下來的《紐約時報》網站首頁,中間有照片的那篇是他們的獨家報導,全球率先披露曼徹斯特5月22日晚上襲擊中所使用的炸彈的多張照片,顯示炸彈十分精密,不可能是施襲者一人所為,而且設計及製造的人士十分專業。

炸彈設計的詳細,不是本文的重點。本文想說的是:這是一宗發生在英國的襲擊,但能最早公開這些重要照片的,竟然是一份美國報章。

2017年5月24日星期三

屹立不倒的郵筒

如果你在社交網絡上有朋友來自曼徹斯特或英國,大概可能會看到上面這張照片,以示曼徹斯特人不會因22日晚上的恐襲而嚇倒。這個郵筒在當地十分有名,因為曼市在1996年經歷過十分嚴重的炸彈襲擊,結果附近的建築物全部被炸毀,倒是這個郵筒絲毫無損,原封不動,至今仍在使用,成為曼市不會被襲擊擊敗的象徵。

2017年5月23日星期二

這位女士很易轉軚

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初上台時,便立即推行緊縮財政政策,令英國經濟表現更差,民生更困苦。到她第一個任期中段舉行黨大會時,傳媒紛紛揣測她會否「轉軚」(U-turn,徹底改變政策)。結果,她發表演說時,表明不會改變緊縮政策,說出她史上其中一句名言:
"對於有些人屏息以待著傳媒很喜歡用的字眼——轉軚(U-turn),我只有一件事要說:你轉軚,如果你想的話。本女士不會轉軚。(You turn if you want to. The lady's not for turning;You turn「你轉軚」跟U-turn「轉軚」是一樣發音)"
不過,現任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截圖來自Sky電視台)似乎很容易便會「轉軚」。

2017年5月18日星期四

菲利浦內閣

法國總統府17日公佈了整個內閣名單。這個內閣組成的意義/特色,我在臉書已寫了:共和黨、社會黨及泛左翼、大選期間支持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的中間派元老貝魯(Francois Bayrou)的派系,以及馬克龍的「嫡系」、「共和國在前進」(Republique en Marche,即是「前進!」演變出來的政黨),全部都有人在這個內閣,儼如德國式的左右大聯盟,而且有多名並非政界的社會各界人士,落實了馬克龍要政治素人也能參與決策的主張。基本上就是「分餅」。

我在這裏想寫一寫,菲利浦內閣中,各部長職銜的稱呼。在法語以外其他語言的媒體,一般不會直接使用這些銜頭,因為有些實在太古怪,但這些職銜的叫法,有些是當任總統的「綽頭」,但也有一些是反映了目前法國政治討論的用語及思維,因此可以講解一下。

2017年5月17日星期三

FTA——如何避開三十多次表決?

歐洲法院在16日作出裁決,認為歐盟與新加坡的自貿協議(FTA)需要經全部成員國的國會確認後,才能生效。大家的即時反應是:歐盟與英國在「後脫歐」年代的貿易協議艱難了。不過,英國《電訊報》稱,裁決令歐英貿易協議迅速達成並通過的機會增加了。

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呢?

2017年5月16日星期二

歐洲拒簽「一帶一路」貿易聲明

中國剛舉行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據報歐盟多國拒絕簽署論壇中有關支持自由貿易的聲明。這個現象反映的問題「可大可小」。

2017年5月15日星期一

舒爾茨火車 北威州撞車

德國社民黨(SPD)年初決定由原歐洲議會議長舒爾茨(Martin Schulz,照片中,照片來自FAZ)擔任總理候選人,借他提高黨支持率來在9月大選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希望近乎煙消雲散。舒爾茨曾令SPD民望急升,甚至超越默克爾的基民盟(CDU),被形容為「舒爾茨火車」。不過,西部大州北威州(North Rhine-Westphalia)舉行了地方選舉,結果執政SPD慘敗,其執政盟友綠黨也得票率下滑。

2017年5月14日星期日

溫婉情歌迷倒歐洲 葡萄牙首勝Eurovision

葡萄牙憑Salvador Sobral的Amar Pelos Dois(To love for the both of us/兩份的愛),歷史性奪得2017年的Eurovision冠軍,算是一個半爆冷的結果——或至少不是一個「典型」的結果。[照片來自葡萄牙SIC電視台]

2017年5月12日星期五

歐洲共享經濟面臨危機

「打的app」Uber在歐洲面臨重大打擊,歐洲法院律師長(advocate general)Maciej Szpunar在11日發表文件,認為Uber是一間運輸公司,不能說它是純粹一個電子平台,因此它在各歐盟成員國營運時,需要遵守相關國家、省或/和市鎮有關的士的規例。

這不只是Uber的挫折,也是歐盟及歐洲共享經濟的挫折,會對歐洲以至全球的科技年代經濟發展有很大影響。

2017年5月10日星期三

瑪蓮勒龐27歲姨甥女暫別政壇

法國極右國民陣線又出現勒龐家族的「家庭事務」,黨魁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過去幾年跟父親老勒龐(Jean-Marie Le Pen)有爭拗,未來似乎會輪到跟姨甥女瑪莉安勒龐(Marion Marechal-Le Pen,照片來自BFMTV)權鬥。昨天才出文章說,瑪莉安是黨內「南派」代表,跟瑪蓮的「北派」有嚴重分歧,今天(9日)她就宣佈,暫別政壇,不會在6月國會選舉角逐連任。

2017年5月9日星期二

國民陣線的路線「南北之爭」

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在法國2017總統大選中的成績是好還是差呢?這要視乎以什麼做標準。如果以一個多年邊緣政黨的背景來看,絕對是表現不俗。清脆闖入第二輪投票、次輪對決得票過千萬、得票率是國民陣線(FN)歷來最佳、現在難以再說FN是邊緣政黨,這些成績絕對驕人。不過,以這次大家的事前預測及目前環境來說,瑪蓮的表現是很差勁,FN不少高層公開私下都已說,這是挫敗,不是什麼「雖敗猶榮」。

這亦引發FN的路線之爭,而這兩條路線,分別由該黨兩名高層菲利博(Florian Philippot,照片左)及瑪莉安勒龐(Marion Marechal-Le Pen,照片右;照片來自《費加羅報》)所代表。

抗議票暴升

我在臉書寫了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對第二輪投票結果的回應,他稱"不投票、投白票及投廢票的人數總和較瑪蓮勒龐所得票數還要多,因此瑪蓮勒龐在第二輪投票只是排第三,法國選民已狠狠地向極右說不"。有人回應時說他怎麼可能這樣詮釋投票結果。

一方面,梅朗雄的「自我感覺良好」味道的確很重,不過,同時也想說,法國人對「不投票」及「投白票廢票」的看法及公佈方法,跟香港、台灣以至很多地方都不同,因此放在法國的背景來說,梅朗雄的說法不是完全沒有根據。

2017年5月8日星期一

法國第五共和的半總統制

法國總統大選塵埃落定,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以得票率65—66%,擊敗得票不足35%的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瑪蓮的得票數字及得票率都遠勝其老爸2002年第二輪投票的情況,但始終較大家原本估計的弱。

正如之前多次所說,這次大選涉及法國政界大重編,原本的「左VS右」兩大陣營對壘局面已經瓦解,法國政壇未來一個月以至一星期會有更大的變動。這點,暫時按下不表。現在先想最簡單的一件事情:法國政府/政制如何運作?

2017年5月4日星期四

笑裏藏刀

上面是在法國2017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唯一一場電視辯論中,長達2個半小時,一開首的影片截圖,絕對可以代表這場辯論的氣氛——不是「笑笑口」的友好,而是在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和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二人互相狠批下,仍然可以從容微笑地批評對方/聆聽對自己的批評。

2017年5月3日星期三

在霍亂和瘟疫之間,不作選擇

標題的那句說話,是法國政治史上一句名言,出自1930年代的法國共產黨領袖Maurice Thorez。這句話,也可解釋,為什麼極左派總統候選人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上面為France24影片截圖)及支持者,不肯在第二輪投票中投票給馬克龍(Emmnanuel Macron),以圖阻止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當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