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6日星期日

愛爾蘭總理挑戰DUP

作為第一名愛爾蘭出櫃同志總理的華拉卡(Leo Varadkar,照片左三,照片來自愛爾蘭政府)上任後第一次訪問北愛爾蘭,5日便去了貝爾法斯特的同志權益遊行活動,還要公開說「北愛爾蘭落實同性戀者婚姻法案只是時間問題」(英倫三島中,只餘下北愛不准同志婚姻,英格蘭、蘇格蘭、威爾斯及愛爾蘭共和國都已經批准)。

這個舉動及發言肯定令強烈反對並阻撓北愛批准同志婚姻的北愛民主統一黨(DUP)十分不滿——不過,華拉卡近日已說了一些令DUP更不滿的話,而愛爾蘭總理如此介入北愛內政、並強硬抨擊DUP,在近代是十分罕有。



令DUP極不滿的發言是在7月29日發表,有關英國脫歐後的愛爾蘭邊境問題。華拉卡說,愛爾蘭政府的立場是,脫歐後愛爾蘭島內不能存在「經濟邊境」(即人口及貨物流動的檢查),如果英國想到有什麼科技解決方案,那就由英國政府自己去做,愛爾蘭政府不會提供協助。

華拉卡的說法十分強硬,表示愛爾蘭政府不會替脫歐派設計日後的邊境,應由英國政府及支持英國脫歐的人士自己想辦法、提方案,然後再去說服選民這是個好方案,愛爾蘭政府唯一會做的是表達方案是好是壞。他還說,如果北愛統派不滿愛爾蘭政府這個立場,他要提醒他們,是英國及脫歐派正在離開,要動怒的也應該是愛爾蘭。

即使是脫歐公投投票有結果前,大家已知道,英國如果脫歐,愛爾蘭邊境將最棘手的問題,這個我在2月已寫過。愛爾蘭政府——尤其是上一任的肯尼(Enda Kenny)內閣——原本的立場,基本上是跟英國一致地說,希望脫歐後的南北愛邊境是「無縫」(seamless)、「無磨擦」(frictionless)。

不過,公投過了超過1年、我上次寫何謂愛爾蘭邊境問題也過5個月,到現在英方都未能提出任何解決方案,暫時只有人提過,可以考慮參考道路收費的方法,汽車要安裝一些裝置,邊境會有儀器偵測哪些汽車路過,以作紀錄——但問題是,這個方法是不能知道車內有什麼人或貨物過了邊境。

愛爾蘭政府見勢色不對,於是不再打好人牌,不再對英國政府客氣,直接並公開表明愛爾蘭有什麼疑慮,而當中最公開針對的對象是DUP,因為該黨的立場是既支持英國脫歐、亦支持加強控制出入境、但又表示脫歐後的愛島島內邊境毋須不變。基本上,DUP的對歐盟立場與愛爾蘭的國家利益完全相反,華拉卡政府基本上是要DUP停止發夢。

在邊境問題方面,愛爾蘭執政黨已有人提出,將「愛爾蘭邊界」由陸上變成海上,南北愛之間往來毋須進行邊境及海關檢查,邊檢工作「遷往愛爾蘭海」,即是來往大不列顛島(即英格蘭、蘇格蘭及威爾斯)與北愛之間進行邊檢。可以想像,此話一出,DUP強烈不滿。儘管華拉卡說他的政府的官方立場是反對「愛爾蘭海邊界」,但不少學者已在探討這做法的可行性。

更廣泛而言,華拉卡已在插手英國國內有關應進行什麼型式的脫歐的討論。基本上,他已說得很明白,愛爾蘭反對「硬脫歐」,任何可以保留住英國與歐盟經貿及關稅聯盟的選項——「軟脫歐」、英國重新加入已與歐盟有關稅聯盟的歐洲自貿協會(EFTA)、英國與歐盟另立「英歐關稅聯盟」、以至英國完全留在歐盟等等,愛爾蘭都會支持,而如果是英國留歐以外的任何選項,必須要有過渡期,即是英國喪失歐盟會籍後,原有的經貿以至人員流動安排要維持一段時間。

從華拉卡參與貝爾法斯特的同志權益活動來看,可以猜測,愛爾蘭政府決心加強介入北愛內部(社會)事務*,甚至暗地裏已在設想有需要時推動愛島統一。

不幸的巧合是,英國脫歐開始談判之際,北愛爾蘭到現在都未組成新的新教—天主教兩派共治政府,令脫歐談判中的「(北)愛爾蘭問題」更添變數。

*註:很難說愛爾蘭「干預」北愛「內政」,因為相關內政只要涉及北愛能否和平穩定,愛爾蘭政府一向會覺得他們有權發言——但同性戀婚姻肯定不是原本愛爾蘭政府會評論的北愛事務。

1 則留言:

  1. 愛爾蘭邊境將最棘手的問題==「將是」?
    但又表示脫歐後的愛島島內邊境毋須不變==「毋須變」?

    Thanks for this awesome blog.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