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1日星期四

轉趨保守 FDP翻生

在德國2013大選中,有悠久歷史的自民黨(FDP)歷史性首度得票率跌至5%以下,未能躋身國會,但他們的「亡黨」時期只是很短暫,事隔4年,在今屆大選已很有機會重返國會,得票率應該有8—10%,這很大程度上要歸功該黨過去4年的黨魁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上面德通社照片來自德國報章Handelsblatt英文版)。


林德納年僅38歲,他作風較強硬,不怕以辛辣言辭抨擊其他政黨,而且給人的感覺較有活力,被認為是令FDP支持度迅速回升的主要原因。在這次大選中,除了CDU及SPD外,也只有FDP在拉票時押重注在黨魁身上,文宣主力推銷林德納,而其他政黨沒有那麼強調他們的黨魁是誰。

當然,林德納可以隨便攻擊其他政黨,也有他自己的「優勢」,那就是FDP完全不在國會,林德納毋須考慮要跟哪個政黨合作執政,因為他要考慮這個問題前,首先要確保FDP重返國會。

FDP在2013大選潰敗,一大主因是他們被認為太跟隨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要求,支持者覺得他們入了政府都不能向施政注入FDP的元素。

這個問題又涉及FDP當時的一大問題——「單一政綱政黨」。FDP之前全力主張減稅。支持減稅,不是問題,問題出在他們宣傳得太着力,令選民覺得FDP只是個「減稅黨」,沒有其他政綱。更要命的是,在2009—13的「黑黃內閣」,碰巧遇著歐洲國家債務危機,德國正忙於要求希臘等一眾國家緊縮財政,德國自己根本不可能減稅。「唯一政綱」不能落實,令選民更感FDP一無是處。

於是,林德納着力增添(或加強宣傳)其他政策的政綱,例如教育,強調該黨要求政府要增撥資源給學校及大學。

同時,FDP過去4年明顯向右傾,尤其是看到CDU在默克爾帶領下有向左/中間靠攏的趨勢,林德納便填補了右派的真空。最明顯是在難民政策,儘管林德納未至於如AfD般排外、完全要把難民趕走,但他在2015難民危機已抨擊默克爾的做法。他不認為要完全向難民關閉邊境,但認為要嚴格審核難民資格,而且要加強邊境的檢查。

在歐盟問題上,FDP也明顯略為疑歐——或至少是「維持現狀派」。林德納反對向希臘等國提供援助,甚至認為應讓希臘短暫離開歐元區,也不應減免希臘的債務;他亦反對歐元區深化合作,例如「歐元財長」等建議,他全部反對,認為歐盟應保持現狀,儘管不需要廢除歐盟,也不要求把大量權力由歐盟調回至成員國,但主張應確保歐盟成員國維持自己的特色。

這就造成一個很有趣的情況。一般而言,大家覺得CDU會寧願跟FDP合作多於跟SPD合作執政,但上述立場可顯示,FDP在下屆政府跟CDU聯合執政,其實都可以製造很多麻煩。更不要說,「黑黃聯盟」應該不夠票,很大機會要再加上一個跟FDP更不和的綠黨。

當然,「製造麻煩」,可能只是對默克爾而言。對一些CDU傳統支持者,以及立場較CDU保守的CSU來說,他們覺得默克爾太中間,反而樂得有FDP去制衡她,把她拉回右派。

延伸閱讀、本文資料部份來自:
DW報導:The FDP's feisty Christian Lindner: the king of the kingmakers
Politico:German liberal chief targets conventional wisdom

4 則留言:

  1. 这次自民党的主打政纲是“数字化”,他们似乎正在努力把自己变为一个“数字党” —— 海盗党表示压力很大 XD。而且,他们提议,联邦政府中要新增一个 “数字部”,林德纳多次说过,假如 FDP 选后有份执政,他想做经济部长或者这个新设的数字部长。

    林小生前几天我也写过的:http://horizongermany.blogspot.com/2017/09/2017.html

    回覆刪除
  2. 上次大選拿不到五5%票,是因為黨魁是亞洲人吧!

    回覆刪除
  3. 我不觉得是。更倾向于认为本文里面列举的那些原因:跟基民盟一起执政而处处受到牵制不能我行我素,导致减税承诺无法兑现。然后又没别的有力议题以提升民望。至于自民党上任党魁罗思乐先生本人,虽然是亚裔,毕竟人在德国长大,至少受过高等教育有行医执照,堪称融入榜样。他人长得也很漂亮的。纯论外形,不一定输给林德纳。但说实话,我不感觉德国人太在乎他的族裔。绿党现任党魁甚至土耳其裔,照样做党魁。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