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1日星期三

「暫停獨立宣言效力」——統獨爭拗乒乓球

千呼萬喚,在較原定時間押後了一小時後,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主席佩德蒙(Carles Puigdemont,上面是加泰TV3台截圖)終於在10日晚上7時許,在地方議會發表了「歷史性宣言」,結果卻是中間落墨,一方面說加泰人已透過公投表態支持獨立,而他會「接受這個授權」,沒有直接地說、但實質含意已是宣佈獨立;但同時表示即時暫停「獨立宣言的效力」(加泰原文是els efectes de la declaració d'independència,直譯的話類似獨立宣言的「影響」),出現實際上是暫緩宣佈獨立的效果。

儘管佩德蒙表示希望對話,但實際上,他只是把球拋回給中央政府首相拉海(Mariano Rajoy),逼他做一些歐洲其他國家及歐盟不得不介入干預的行為。打這篇文章時,中央消息人士已放風說,演說是「勒索」(chantaje),已是獨立宣言,已反映拉海其實很不滿。


下面是佩德蒙演說的內容要點,大家先再看一次:
*公投已不只是內部事務,是歐洲事務,他這次發言不會作出威嚇,也不會作出勒索
*在言辭上及行動上都必須把緊張局勢降溫,這次發言是向全加泰人民說的,不論是支持還是反對獨立,加泰人民仍是一個整體
*下一步的路會以民主及和平的方式走下去,過去幾天收到不少建議,他很感謝,他也尋求各界對目前局勢分析的意見,但今天的演說是談論十一公投的結果,而不是他個人作出什麼決定
*全國警察及國民警衛在公投日及之前做了什麼,大家都看到,全世界都看到,他們的目的不是取締投票用物資,而是要讓人們留在家中,不敢投票,但中央的做法起了反效果,超過200萬人出來投票,他們克服了恐懼,而且找到票站、選票及運作得到的選舉名冊,他感激所有令公投成事的人
*人們對近日局勢害怕,是中央的錯,不合理的暴力及一些公司決定遷冊,令局勢蒙上陰影
*理解一些人對此感到害怕,呼籲他們冷靜,加泰政府行動時,一定會考慮到750萬全體加泰人,致力令這片土地進步
*佛朗哥死後,加泰一直是西班牙經濟引擎,對西班牙現代化作出巨大貢獻
*加泰曾經相信,1978年的憲法是令自治權增加的起點,但多年來,國家的精英卻視之為終點
*加泰曾嘗試透過循序漸進,地方議會通過新的自治區憲章,人民黨卻策動阻撓。新憲章獲公投通過——而那次投贊成票的數目較這次獨立公投還要少14.5萬票,獲地方議會大比數贊成,儘管已經跟足憲制程序及秩序,但憲法法院卻裁定與國家憲法不相符而下令作廢,這個裁決是對加泰的侮辱,而且自此國家出現中央再集權的政策。
*受到這般鄙視後,數百萬加泰人相信,解決方法是獨立,而通往獨立之路必然是搞公投
*加泰已「18次」要求中央舉行蘇格蘭式的自決公投,質問如果英國辦到,為何西班牙辦不到?但西班牙政府對此的回應極端負面。
*上任自治政府馬斯(Artur Mas)及其政府官員因為辦了2014年的統獨「諮詢」投票,結果被裁定不能擔任公職,並出現打壓浪潮。全歐洲最和平地搞運動的人正被起訴煽動罪
*中央沒有任何機構願意討論加泰公民的訴求。之後唯一希望是,國王可行使憲法賦予他的主持大局權力,但他沒這樣做。
*原本以加泰語演說的佩德蒙,短暫改以卡斯蒂語(castellano,西班牙國內對西班牙語的稱呼)發言,表示向其他西班牙地區的人士發言,希望他們盡力理解,局勢搞到這個地步的理由,加泰人不是罪犯、不是瘋子、不是政變者、不是綁架犯,無意對抗西班牙,相反希望大家更好地互相理解,除了憲法,民主還包括很多東西。
*透過公投,加泰已贏得被聆聽的權利,而選票向獨立說「是」,這是他會致力走下去的路,作為加泰政府主席,他會接受加泰人民的授權,把加泰變成一個獨立共和國
*建議議會把獨立宣言的效力暫停,以便開啟對話
*近日國際社會有很多調停的呼聲,希望我們開始對話,全部這些聲音都值得聆聽
*呼籲加泰人民繼續示威,企業繼續創富,而西班牙政府即使不聆聽加泰,也至少應聆聽國際,希望歐盟介入
*深信自己的行動是大方負責,如果各方都同樣這樣做,爭拗將可冷靜解決

如果你是香港人的話,聽了很多近年北京中央政府對港獨的回應,或者過去20年中央政府駁回香港對全面直選訴求的說法,甚至主權問題談判期間拒絕「三腳凳」,其實就很容易代入馬德里中央政府的想法,上面的內容是會令馬德里中央極度不滿。

首先,演說中有很大篇幅是一篇檄文,控訴馬德里中央,包括翻新自治憲草被廢的舊賬,又再提警察暴力。這既有鞏固加獨理據的效果,亦游說外國:看!不是我們不想談判,只是馬德里中央逼我們要獨立。

當中提及的1978年憲法(即是目前憲法),要說一說背景。不少西班牙人不滿加泰強行辦公投及要求獨立,原因之一在於,1978年通過的現憲法,是加泰人民有份投票通過贊成,主要撰寫者包括加泰政要,西班牙的中央與地方關係、兩者的權責分配,已在那時候解決了,憲法中的「西班牙不能分裂」條文,也是加泰人有份贊成的,因此現在提出獲得更多自主權,甚至繞過該憲法來辦獨立公投,於理不合。

不過,加獨人士反駁稱,當時民主化剛開始,佛朗哥餘黨仍有可能反撲,再度實行獨裁統治,因此加泰(及各地方主義強大的地區)必須妥協,不可能要求有很大的自治權,否則保守派會稱地方權力太多,以維護統一的旗號來扼殺民主制度,因此大家當時只有民主與獨裁這兩個選擇。

至於演說中的「不是罪犯、不是瘋子、不是政變者、不是綁架犯」,也是反擊馬德里中央及統派的用語。罪犯——因為中央一直稱搞獨立是違法違憲,要以刑法來對待;政變者——中央一直抨擊加獨是推翻了落實民主化的1978年憲法,因此是推翻民主制度;綁架犯——因為中央批評加獨人士在「勒索」國家,逼中央及其他地方同意加泰的要求。

除了檄文,佩德蒙也表明,這篇演說是「不談意見,只談公投結果」。意思是,西班牙國內以至國際有不少人為了平息今次爭拗,都正向加泰政府施壓,要求放棄獨立訴求。但佩德蒙表示,他無意談上述這些「意見」,強調任何有關目前爭拗的討論,都至少必須顧及「公投結果」——即是加泰有一定數量的人希望獨立這一點。

各位香港人都應該聽過「一點都不能少」,對於西班牙來說,他們同樣「一點都不能少」,主權問題、統一問題、國土完整問題、任何地方由西班牙分裂出去的問題,全部都是一點都不能談判讓步的問題,佩德蒙所說的對話必然包括加泰是否獨立的問題,而不只是加泰自治權多少這麼簡單,因此,馬德里中央仍不會認為可以跟佩德蒙有任何對話的空間。

演說中另一個對於馬德里中央來說的大忌是,把加泰問題歐洲化、國際化。佩德蒙所要求的對話,是有國外第三方在斡旋的對話,但正如中國一直要求外國不要對香港問題說三道四、認為英國就香港情況定期發表報告是干涉內政一樣,馬德里中央同樣會認為,一有外國或歐盟在調停,就是干涉內政,削弱西班牙對加泰的主權,而且這種談判必然是削弱馬德里中央的籌碼。

實際上,一些歐洲國家,例如瑞士,已私下稱準備好參與調停,但奈何西班牙多次拒絕,其他國家也不能插手。

而對於加泰來說,有國際、尤其是歐盟介入,除了因為有國外第三方在場時,談判較有利自己外,另一個原因是,如果歐盟或其成員國介入的話,無可避免要觸及加泰一旦獨立後能否留在歐盟的問題,而在這個情況,歐盟或其成員國很難一方面在調停,但一方面製造加獨最大障礙——不能留在歐盟。

演說中的「尋求降溫」、「負責任行動」等,基本上都只是向歐洲、向國際甚至向全西班牙國民說的,而非向拉海說,純粹顯示是拉海把情況弄得這麼緊張,而不是真的呼籲拉海也一同降溫。

現在加泰統獨爭議已變成乒乓球,不能自己把乒乓球打出界、打下網,要將球打回給對方,誰人一作出一些令全歐洲甚至全世界出現重大後果(例如金融市場崩潰、歐盟面臨解體危機)的行為,誰人就要負上責任。

佩德蒙已把球拋回給拉海,現在要看拉海有沒有方法把球打回去——一些法律以外的方法、理據。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