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星期三

極左希臘總理遊白宮

美國白宮17日來了一個稀客——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左)。他滿臉笑容造訪白宮,有點格格不入,因為他領導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持強烈反美國主義;而接待他的是川普(Donald Trump,右;上面為白宮官方影片截圖),二人站在一起,更是格格不入,因為川普明顯在政治光譜的右端,齊普拉斯在去年美國大選期間更曾稱,但願大家不用面對特朗普這個「惡魔」。

希臘是北約(NATO)成員,但社會整體一向反美,有一個說法是,即使發生了「9.11」恐襲,希臘人即使不慶祝,也不會替美國感到十分哀傷。隨便在網上搜尋anti-Americanism、Greece,都可以找到很多相關文章,例如BBC這篇2007年文章。簡單來說,就是希臘在二戰後的內戰及隨之而來的獨裁政權,都是因為美國在冷戰時期的外交需要而出現,獨裁政權有美國政府支持。由此更可想像到,齊普拉斯作為希臘極左領袖而走去美國的奇怪。

可以把一個極左及極右的領袖拉在一起,不外乎利益,以及有共同敵人。

齊普拉斯及川普目前的最大共同敵人是土耳其。希臘一直跟土耳其關係惡劣(雖然兩國都是北約成員);而儘管川普十分欣賞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這種專制強人,但兩國始終因為被土耳其指為是去年政變幕後黑手的教士居倫(Fethullah Gülen)這個人而有爭拗,居倫流亡美國,土耳其一直要求美方把引渡往土耳其,兩國近日更互相停止對方國民的簽證服務。對川普來說,若只依靠土耳其來協助鎮守東地中海,並不安全,因此要加強跟希臘的關係。

另一個共同敵人,明顯是歐盟。川普,就不用說;至於齊普拉斯,儘管他與歐盟以至德、法等歐盟大國的關係已不如2015年般惡劣,已建立起合作關係,但他肯定不是親歐。在歐盟方面,他與川普也找到共同話題(儘管不是這次會面的主要討論議題)。

希臘在不少方面其實都符合川普的要求,例如儘管希臘曾瀕臨破產,但該國的國防預算一直在GDP的2%以上,是少數達到北約的「2%標準」的成員國。另外,齊普拉斯和川普宣佈,美方會替希臘軍隊的F—16戰機升級,涉及24億歐元(約221億港元/836億新台幣/184億人民幣)——有外國政府給美國金錢,為美國製造就業,川普當然開心。

不過,齊普拉斯的24億歐元也不是白花的。他極力向川普推銷位於克里特島的Souda灣海軍機基地,希望美軍多用這個基地。在這一點,並不太涉及經濟考慮,反而希臘想美軍多用希臘的基地,減少用土耳其的基地,以提升自己在區內的戰略地位。

另一個更重要的要求是,齊普拉斯希望川普同意國基會(IMF)加強援助希臘,例如繼續批出撥款,並進一步減免債務。任何IMF持續撥款,或是再減免債務,都必須獲IMF最大出資國美國同意,尤其是川普特別討厭向這類多邊國際組織撥款,因此齊普拉斯必須要確保川普支持向希臘的援助,不要因為不滿這些國際組織,怒削撥款時,「誤中副車」影響到希臘。

這是《衛報》在二人會面前的文章,內裏引述一名執政「激左聯」議員指出,在齊普拉斯上台頭半年,就希臘援助問題的談判中,試過使用當時財長瓦魯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的強硬手法而不果後,齊普拉斯政府已變圓滑,改以柔性手段去改善與不同國家的關係,繼而憑良好關係來影響對方的想法。這個不只用於川普,希臘同時跟中國、俄羅斯、以色列或不同阿拉伯國家都是來這一套。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