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星期二

晚餐洩密 誰是真兇?

在歐盟峰會前,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上星期在布魯塞爾先與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吃晚餐,希望可以為停滯不前的脫歐談判尋求一些進展。當時會後雙方態度都很正面,但在22日,德國報章《星期日法蘭克福匯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 Sonntagszeitung,FAS)引述不具名消息報導,文翠珊在晚餐上「乞求」歐盟在談判上協助,以便她可向國內推銷脫歐協議。

有關報導無可避免打擊文翠珊在國內、尤其是保守黨黨內的形象,而最大問題是,這已是半年內第二次有同類洩密,而兩次洩密的焦點人物都是容克的47歲德國籍幕僚長澤勒邁爾(Martin Selmayr,照片左;照片是2014年G20峰會,來自歐盟執委會)。

這次報導是說,容克跟文翠珊會面後,向其他人表示,文翠珊看來很沮喪,無精打彩,並乞求歐盟在協議上幫忙,作出讓步,好讓她回國交差。

這次洩密令人側目,因為在4月都有這類洩密——同樣是FAS作出報導,同樣是文翠珊跟容克的晚餐(上次是在唐寧街10號),出席晚餐的官員近乎全部一樣,兩邊都有各自的首席談判代表出席,而且也同樣把晚餐內容——尤其是文翠珊——描繪得很負面,令人覺得她好像不知道自己就脫歐談判在做什麼。

FAS上次的報導說,容克吃過那次晚餐後跟其他人說,他覺得文翠珊好像「活在另一個銀河系」,對脫歐協議的要求不切實際,並說他比吃晚餐前更懷疑能否達成協議。

上次跟今次一樣,最大嫌疑者是澤勒邁爾。理由很簡單:他是在這兩場晚餐中,唯一一個德國人、唯一一個跟德國傳媒有深厚人脈的官員。

在4月那次,澤勒邁爾及歐委會近乎默認了他是洩密者,而且事後有不少歐盟及其他歐盟國家的官員都透露,他們的確很擔心英國提出太不實際的要求,暗地裏其實想有人提醒文翠珊。

不過,這一次,歐盟強烈否認。文翠珊的前顧問(但因6月大選失利而被迫下台)Nick Timothy在推特立即指摘:「在有建設性的歐盟峰會後,澤勒邁爾做了洩密,提醒大家布魯塞爾有人不想有協議,或想要一份懲罰性協議。」澤勒邁爾立即在推特否認,反指有人想破壞容克與文翠珊之間的關係,強調自己被設計陷害。容克也公開否認FAS的報導,稱文翠珊當晚十分精神。

兩次晚餐洩密都令人注視到一點:毫無民選成份的歐盟公務員澤勒邁爾權傾歐委會。

澤勒邁爾讀法律出身,曾在歐洲央行及德國媒體企業Bertelsmann工作過,2004年34歲時加入歐委會,當歐盟全職公務員,一開始時是做一名歐盟專員的發言人,10年後的2014年便當上容克的幕僚長,即是容克辦公室的主任,跡近歐委會最高級的公務員,升職速度十分快。

即使不計脫歐談判,歐盟圈子已很快見識到澤勒邁爾影響力大,Politico歐洲版去年11月曾報導過他

據報,連容克有時也說笑形容澤勒邁爾為「怪獸」,討厭他的人說他是歐盟版俄國魔僧拉斯普丁(Rasputin),因為他嚴格控制容克可以閱讀什麼文件、跟什麼官員開會,而且由進入歐委會工作至今,都有意無意地控制了大局,有時可能是靠威嚇,有時可能是自己的工作能力,總之他很懂得運用手上的權力,令與他共事的人一定要跟從他的取向工作。

澤勒邁爾被不少人形容,有時做事更像一個政客多於官僚——意思是他越權。例如在2015年希臘債務危機,他按容克的意向,與一些歐委會官員協助希臘撰寫文件,當希臘提交該份文件後,他立即公開稱是談判的好起點。據報這惹怒了德國財長蕭伯樂(Wolfgang Schaeuble),因為蕭伯樂認為這是債權國才有資格說的話,不容歐委會——更不容一名非民選公務員——說這句話。他曾私下戲言:「你知道澤勒邁爾跟上帝有什麼分別嗎?上帝知道自己不是澤勒邁爾。」

澤勒邁爾有時較其他歐盟專員的影響力更大。根據上述Politico的報導,前歐委會副主席佐紀娃(Kristalina Georgieva)曾說,她辭職而重返世界銀行工作,是因為忍受不了澤勒邁爾的集權式管理,容克經常做一些其他專員最後一刻才知道的決定。(佐紀娃之後否認有向Politico批評過澤勒邁爾,但Politico堅持自己沒有錯誤引述她。)

因此,在脫歐問題上,大家一早知道澤勒邁爾會在幕後發揮很大影響力,而他被視為對英強硬派,也不是秘密。他是個支持加強歐盟融合的人,而且歐委會不少官僚覺得英國脫歐很麻煩,覺得脫歐後盡量減少歐英關係、甚至在無協議下讓英國脫歐,較接受英國的「又要不在歐盟、又要盡量享歐盟會籍好處」的立場為好。

說回最新一次洩密。根據澤勒邁爾的即時反應,似乎這次洩密的不是他。那麼,又會是誰呢?

是他「演技」好嗎?又或者,歐洲政壇有人想把他置於死地、趕走他嗎?又或者,歐盟機關內,或歐盟國家政府中,有人不想脫歐談判有進展嗎?

在英國就更不用說,一些強硬脫歐派、包括不少在保守黨內,都希望硬脫歐,甚至是無協議下脫歐。

脫歐已涉及很多複雜的法律及行政問題要談判,也涉及很多方面的拉扯——英國國內已有脫歐派VS留歐派、保守黨內兩派之爭、保守黨與工黨之間政權爭奪考慮、英國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之間角力;而歐盟另外27個國家也各有不同考慮,歐盟不同機關也有自己的要求。現在又有不少人或明或暗覺得無協議好過有協議,很有動機私下搞鬼,影響各國的輿論及各國之間的互信,令到整個談判鬼影處處,隨時不知有哪一方突然放暗箭暗算。

延伸閱讀:
FT今年4月13日文章:The power brokers behind Brexit: Nick Timothy and Martin Selmayr(要付款,不提供鏈結)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