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8日星期六

橋牌不是運動

歐洲法院有頗多「奇怪」訴訟的,例如標題的那句話「橋牌不是運動」,便是出自歐洲法院在26日發出的裁決。


歐洲法院要判斷橋牌是不是運動,是因為根據歐盟法規,涉及「運動或體育教育」(sport or physical education)的非牟利活動可以免除支付增值稅(VAT,即消費稅),而英格蘭橋牌聯盟(EBU)希望在國內申請,組織的比賽參加費毋須支付VAT,因此要求確認橋牌是運動。

歐洲法院這次裁決是有點令人意外,因為歐洲法院佐審官(advocate general)在6月發出法律意見,認為應裁定橋牌是「運動」。在歐盟,所有案件要先經佐審官處理,他們會向法官發出法律意見,儘管沒法律約束力,但歐洲法院最終裁決絕大部份都會跟佐審官一樣。

佐審官的法律意見文件提及英文「運動」Sport一字的起源,頗有趣。原來Sport在14世紀才開始在英語出現,初時意思等同現今的Leisure(休閒),到後來才逐漸變成只限「大量身體活動」(physical activity)並根據「固定規則」(fixed rules)的活動。

佐審官及法官都認同,「運動」可以同時狹義解釋為僅指「大量身體活動」、有「固定規則」的競技,以及廣義同時包括主要動用到智力的競賽,例如下棋,亦即是,兩者都同意,在一些場合下,橋牌是「運動」,但一旦運用到歐盟的VAT法規時,兩者的看法就有不同了。

英國稅局拒絕EBU申請免稅的理由是,該歐盟法規是寫「運動或體育教育」,「運動」之後是以「或」立即連着「physical」(身體的)一字,因此認為「運動」在此處應理解為跟「身體的」有關,即要有大量身體活動。EBU就反駁,橋牌可提升智力健康,這對「身體的」狀況也有好處。
事實上,歐盟各行政機關對「運動」的定義都不同,部份是寫明只限有較大身體活動,但鼓勵各成員國青年都其他成員國留學的計劃Erasmus+則把橋牌列為「運動」之一。

歐洲法院的裁決就認為,如果根據佐審官的推論把「運動」作廣義解釋,以及根據EBU的主張,VAT法規中的「運動」可以同時包括純粹坐著休息,因為這都是對「身體的」狀況有益,因此裁定在這條法規中的「運動」必須界定為包含「不微不足道的身體活動元素」(not negligible physical element)。

不過,歐洲法院都為EBU留了後路。裁決同時提及,VAT法規不只豁免「運動」可以免除VAT,「文化服務」活動都可以免VAT,暗示如果EBU可以證明到橋牌是英國文化一部份,都可以根據歐盟法規要求免稅。

[文首照片來自維基百科,TerriersFan上載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