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星期二

科西嘉民族主義政黨橫掃地方議會

歐洲近年不少地區都鬧分離主義,英國有蘇格蘭,西班牙有加泰隆尼亞,法國也有了自己的加泰隆尼亞——科西嘉島,一個法國稱為「美麗島」(l'Ile de Beauté)的地方。科西嘉在3日及10日舉行了兩輪地方議會選舉,民族主義派聯盟「為了科西嘉」(Pè a Corsica)大勝,在第二輪投票得票達56%,在63席獲得41席,是民族主義派首度在地方議會中獲得過半數議席。

「為了科西嘉」聯盟由兩個政黨組成,分別是由Gilles Simeoni(照片右四,照片來自法新社)領導的自治派政黨「建立科西嘉吧」(Femu a Corsica)及由Jean-Guy Talamoni領導的獨立派政黨「自由科西嘉」(Jean-Guy Talamoni)。在這次地選,還有3張名單獲得議席,分別是同樣具本土傾向的地方右派(得票18%、10席)、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領導的共和前進黨(REM,13%,6席)及獲共和黨(LR)支持的泛右派(13%,6席)。

科西嘉或者沒有加泰、巴斯克、蘇格蘭、甚至意大利北部的分離主義著名,但他們的近代分離主義活動其實也很活躍,而且涉及的暴力也不少。例如自治派領袖Gilles Simeoni,他的家族背景其實很「顯赫」,父親是醫生Edmond Simeoni,1975年率領一班科西嘉人組織「科西嘉復興行動」(l’Action pour la Renaissance de la Corse),武裝佔領一個農場,要求科西嘉獲得更大自治權,法國中央最終派警衛軍驅趕他們,期間2名警衛軍死亡。

一年後,科西嘉出現正式的分離主義恐怖組織「科西嘉民族解放陣線」(Front de Libération Nationale Corse,FLNC),基本上跟70年代冒起的巴斯克埃塔(ETA)或者北愛爾蘭IRA一樣,不斷發動襲擊,最著名的是1998年在首府Ajaccio暗殺法國中央駐科西嘉最高級代表官員,以及在2012年破壞20多間渡假屋。

不過,FLNC在2014年宣佈單方面停火(但未解除武裝),整個分離主義(或民族主義)運動由武力活動轉變成參政。這個運動的轉捩點是2014年,Gilles Simeoni當選全島第二大城鎮Bastia的市長;之後2015年地方議會選舉,Femu a Corsica成為最大黨(但未過半數);到今年6月國會選舉,民族主義派歷史首度奪得國會議席,而且是全島4席中當選3席;最後就是剛舉行的地方選舉。

在目前的環境,大家無可避免會稱科西嘉為「法國的加泰」、「馬克龍的加泰」,但科西嘉的分離主義/民族主義還是有其獨特性。最明顯的是,刻下,科西嘉爭取的是更多自治權,絕非要求獨立。他們目前的訴求包括:1、科西嘉語與法語在島上地位同等,增加資源鼓勵使用科西嘉語;2、爭取更多自治權,包括財政權;3、釋放他們認為是政治犯的人士;4、設立「科西嘉居留」身份,主要是用來對外來人買地設限,希望要在科西嘉居住至少5年才能在島上擁有物業,以達致「科人科地」,避免住宅被外來人爭購而推高樓價。

科西嘉只爭取自治,即使獨立派也承認,至少10至15年後才有機會爭取獨立,是因為科西嘉經濟規模小並較窮困,人口大概35萬,人均收入較法國本土低,目前依賴法國中央的補貼,在經濟上的確未有條件獨立。這跟蘇格蘭、加泰、意大利北部這些人口至少超過100萬、經濟不差的地區有很大分別。

儘管科西嘉民族主義都有語言上的訴求,但經濟、社會的要素更為重要。簡單來說,就是科西嘉人覺得島外人奪去島民的職業,而且科西嘉作為一個島,島上的文化更容易與其他地方區分出來,島民與島外人的生活模式有很大分別。

對於科西嘉人來說,「法國大陸人」(or「法國內地人」?)在島上興建渡假屋,儼如把島民的家當作自己的後園;阿爾及利亞獨立後,部份「黑腳」(pieds-noirs,法屬北非的白種人,及他們的後裔)遷到科西嘉定居;到近年就北非阿拉伯人來到島的農莊工作。科西嘉人認為這些全部都干擾了他們的生活,全部都反對,或至少作出限制。

這種既反北邊的「法國大陸人」、又反南邊的北非人,造就了科西嘉分離/民族主義的獨特性,尤其是跟國民陣線(FN)的關係更是特別。2015年法國出現反布堅尼(Burkini)浪潮期間,科西嘉是其中一個有禁令的地方,甚至發生穆斯林與科西嘉打鬥的事件。當時,大家會覺得科西嘉人與FN都是「一家人」,意識形態一樣。

也不能說這種想法是全錯。科西嘉人的反/恐伊斯蘭心態不弱,FLNC在2015年更試過向達伊沙(Daesh)發公開聲明,警告伊斯蘭武裝份子不要企圖在科西嘉發動恐襲,否則FLNC會毫不猶疑作出回應——恐怖組織警告恐怖組織不要亂來,也真是奇聞。

不過,正如上述說過科西嘉人主要不滿阿拉伯人近年來農莊工作,他們的不滿主要在經濟、社會,是十分實際的飯碗被搶,繼而遷怒所有阿拉伯人,這跟FN以至歐洲大部份地方的反伊斯蘭情緒中,較擔心歐洲文化被改變,還是有點不同。

甚至上述2015年的打鬥事件中,一些科西嘉少年拍攝穆斯林少女在沙灘穿布堅尼,引致少女的朋友毆打少年,之後引來少年的家人及鄰居趕來毆打那些穆斯林少年,整件事件更像兩條村之間的爭執,畢竟科西嘉島的社會形態較像一些村落。這種白種人跟穆斯林的打鬥,在法國其他同樣是反伊斯蘭情緒高漲的地方是難以想像會出現的。

FN在科西嘉的選舉成績便突出這點。在今年全國性的總統選舉,FN的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在第一輪投票是排第一,壓倒馬克龍;但到剛過去的地方選舉,FN得票率只有3%。總之,如果沒有地方政客代表,必須在全國政客中作出選擇,科西嘉人會選擇FN,但如果有地方政客可挑選,便會毫不遲疑選擇地方政客,只有不那麼認為必須爭取更多自主權的選民,會在兩種選舉中都挑選全國政黨或獲他們支持的人士。

畢竟,科西嘉的民族主義,除了高喊「阿拉伯人滾出去」,也會要求「法國大陸人滾出去」。

科西嘉民族主義派政黨冒起,也被視為法國全國政治大趨勢的一部份,那就是改朝換代。

正如上述,科西嘉較像一個村落(但大一點),過去100、甚至200年都是由幾個地方望族把持政局,國會議席、地方政府首長及主要城鎮市長職位都是一些家族盤踞多年的萬年議席,他們通常與法國全國右派政黨有聯繫(而科西嘉的政治意識形態一向是偏右,連帶現在冒起的民族主義政黨都屬右派、保守派)。

正如法國人選出馬克龍而放棄傳統政黨,科西嘉人現在也放棄了傳統政治精英階層,但取而代之的不是馬克龍的REM,而是民族主義政黨,在科西嘉人心目中,分離/民族主義由之前讓人害怕的恐怖組織,變成現在時興的政治潮流,在年青人間尤其流行。

馬克龍及REM可受歡迎多少年,仍要觀察,但民族主義政黨已成為科西嘉年輕一代的主流思想,法國中央至少未來十至二十年都要面對,即使不是爭取獨立,也要跟科西嘉討論自治權問題。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