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9日星期二

女律師對決

加泰隆尼亞在本週四(21日)舉行自治區議會選舉,究竟經過10月公投及馬德里強行解散自治政府後,加泰局勢如何走——獨派一舉被打沉?還是獨立運動獲進一步授權?一切還要待地選有結果才能見真章,現在說什麼都沒有什麼意思。

在此之前,先介紹2個人物——上邊左面圖片的統派領袖艾莉瑪達絲(Inés Arrimadas)以及右面圖片的獨派領袖羅維拉(Marta Rovira)。她們被視為最有機會成為下任加泰自治政府首長的人選,巧合的是她們都是律師出身。


民調形勢
先說形勢。目前估計有7張名單有機會獲得議席。獨派有3張名單,包括:加泰共和左翼黨(ERC)及其盟友(預計32—33席)、以加泰歐洲民主黨(PDeCAT)為主的聯盟「一起為加泰」(Junts per Catalunya,簡稱JxCat,預計28—29席)以及「人民團結名單」(CUP,6—7席);統派有4張名單,分別為:公民黨(29—30席)、加泰社會黨(21—22席,與全國的工社黨PSOE有連繫)、人民黨(5—6席),以及算是統派、但被視為不統不獨、與全國政壇上的Podemos有連繫的「共同—可以」聯盟(Catalunya en Comú-Podem,下簡稱CeC,10—11席)。

在2015年地選,今屆的ERC和Junts per Catalunya共組單一名單「Junts pel Si」,獲72席,而CUP上屆獲10席。不過,JS名單的兩派已經不和,被撤去自治區主席職務、目前流亡比利時的佩德蒙(Carles Puigdemont)「遙控」領導較溫和的JxCat名單,這名單仍有機會成為最大黨團,但目前來看,獨派最大派系應該會是屬強硬獨派的ERC名單。

ERC名單的領軍人物是原加泰副主席洪奇拉斯(Oriol Junqueras),但他目前正被拘禁,因此他們準備好後備計劃,一旦由他們帶領加泰聯盟政府,就由名單第二號人物、40歲ERC秘書長羅維拉頂上。

在早前加泰統獨爭議,人民黨籍的首相拉海(Mariano Rajoy)在國際上代表了統派的聲音,但在加泰層面,統派領袖、佩德蒙政府的反對派領袖,一早已是36歲的公民黨全國發言人艾莉瑪達絲,她在2015年地選中,帶領「橙軍」(公民黨黨色是橙色)一舉超越加泰社會黨和人民黨,成為最大統派政黨,奪得25席,因此在之前多次加泰議會的統獨辯論,佩德蒙發言後第一個出來發表相反意見的是艾莉瑪達絲。

說了上述形勢,大家就明白為何外界視下屆加泰領袖之爭是這2名女律師。現在可以簡單介紹二人。

加泰鐵娘子
先說羅維拉。她來自巴塞隆拿市附近一個城鎮,祖父是獨派組織的活躍份子,外祖父卻在佛朗哥時代做過一個城鎮的市長,是統派,羅維拉自己就選擇支持獨派,在大學時先後獲得法律和政治及公共行政2個學位。

如果你是加泰統派,或者擔心加獨爭拗引發政治僵局的話,你絕對要害怕羅維拉。France 24這篇英文文章引述西班牙報章El Confidencial的內容指出,一些熟知10月爭議中獨派內部討論的人表示,最強硬的獨派領袖不是女議長Carme Forcadell,而是羅維拉,形容她是「加泰鐵娘子」,佩德蒙原本已準備好讓步,不宣佈獨立而主動提前地選,並獲得溫和獨派的大老支持,但羅維拉一力阻止。

羅維拉被形容為意識形態很強烈,絕不容易妥協,她的從政信念異常強烈。她十分勤力,亦被稱讚具戰略眼光,尤其在發展人際網絡方面十分擅長,她初從政時所結識的人,現在全都成為她的班底。

統派巴塞球迷
相對於羅維拉的硬朗作風,艾莉瑪達絲則是以柔制剛。她的父母祖籍「大學城」薩拉曼卡(Salamanca),但她是在南部Cadiz出生,目前祖家仍在那兒,是今次地選中,所有主要名單的自治區政府首長候選人中唯一一個不在加泰出生的一人,如果出掌政府也會是民主化年代第一個不是來自加泰的政府主席。她也會是民主化年代,第一個右派加泰政府主席,以及「某程度上」第一個統派主席——所有加泰獨派政黨都是左派,而加泰試過有7年由社會黨領導,但加泰社會黨被視為「同情」加泰民族主義情緒,而公民黨肯定沒有這種情意結。

艾莉瑪達絲在大學先後讀法律及工商管理,之後在商界擔任法律及行政管理工作,期間因工作關係而搬到巴塞隆拿定居,令她與加泰政壇結緣。她是在2010年陪朋友參加公民黨的派對,期間公民黨黨魁利韋拉(Albert Rivera)欣賞她的辯才,於是邀請她加入,並在2012年首度當選加泰議會議員。從政大概6年就問鼎加泰主席之位,她的政壇上位速度也頗快。

儘管擔當加泰統派領袖,艾莉瑪達絲當然要有很強的抗壓力——在近年激烈的統獨爭議中,她要面對的謾罵絕對不少,試過有人暗示她活該遭強姦。不過,相對於強硬,倒不如說她韌性高,而且她不是硬繃繃地支持統一的。她是球會巴塞的支持者,公開稱欣賞支持獨派的巴塞球員(現已是教練)Guardiola,她從政前替公司在巴塞隆拿工作時,有份要求公司津貼她學習加泰語,埋怨當地的同事朋友都跟她說卡斯蒂語(西班牙語),這都充份向加泰人顯示,她全心融入加泰文化,支持加泰保留自己的特質。

組閣協調
不過,羅維拉或艾莉瑪達絲是否這麼容易就可以組成政府、成為加泰主席呢?

假設「泛獨派」議席仍然過半,而ERC又是當中最大黨,但羅維拉也要著手處理跟佩德蒙領導的溫和獨派縫合裂痕,而且也要認真考慮,究竟她領導的政府要如何處理獨立問題——堅持再宣佈獨立,冒著再被解散政府的風險,還是在獨立宣言問題上讓步?同時,3張獨派名單都有一些被拘禁或流亡海外的候選人,這些候選人當選後如何出席會議,都成問題。

艾莉瑪達絲面對的黨際利益衝突就更棘手。即使公民黨在上次選舉中已是加泰第二大黨,但人民黨及社會黨仍看不起這個新興政黨,亦不服只從政6年的艾莉瑪達絲。「反獨立、保統一」,未必可成為人社兩黨加入她的政府的誘因。更大問題是,公民黨在加泰正是以蠶食人社兩黨來壯大,尤其是人民黨,反對獨立、但又對人民黨貪污問題十分失望的選民,都投向公民黨,人民黨無可避免要考慮,如果在加泰支持公民黨,令他們在加泰得勢,這股趨勢會否蔓延至全國政壇,長遠令人民黨自己面對存亡威脅。

而且,即使獨派表現很差,但根據目前民調來看,「泛統派」要控制議會,這個「泛」字要真的很「泛」才能成功——必須要包括CeC。單靠「公社人」三黨不可能議席數目過半。

然而,CeC以至他們在全國政壇的盟友Podemos,都堅持經濟主張先行,他們支持的政府必須要支持左派經濟理念,在統獨問題上則是人民有權自決,而他們無論在加泰還是在全國政壇,都強烈批評公民黨是右派,只是另一個人民黨。艾莉瑪達絲若要說服CeC跟他們合作,就得說服加泰政壇另一位女政客、巴塞隆拿市長科瑠(Ada Colau),儘管她不出現在這次地選的候選名單中,但相信CeC在選後會很看她的取態。

PS:文首圖片來自西班牙電視「第六台」(La Sexta)的二人電視辯論,在12月初進行,正式影片畫像是這樣的:

如果點擊放大再看清楚一點,是否覺得背景很奇怪?無錯,跟選舉辯論通常在電視台錄影室進行不同,這場辯論在巴塞隆拿市著名餐廳Torre d'Alta Mar舉行,是在海邊的75米高建築上,風景很美,大家去巴塞隆拿旅行時可考慮去哪兒吃飯。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