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5日星期二

雜談芬蘭(2)——桑拿

談及遊芬蘭,很難不提桑拿(Sauna,或譯「三溫暖」?)——儘管網上已有不少文章談及(!)。


芬蘭全國大概550萬人口,桑拿數目大概200萬至300萬,大概每兩個人就有一個桑拿,因為不少芬蘭人是自己家庭有一個,在鄉郊用來渡假的房子又有一個,而公司、酒店等不同地方都會,連國會都有一個,而芬蘭軍隊到外參與維持和平任務時,找到一個駐點時都要立即搭建一個臨時桑拿。Sauna作為唯一一個為其他語言採用的芬蘭語文字,當之無愧,芬蘭搞一套本國獨有的emoji時,也一定要加入桑拿:

去年在芬蘭,工作應酬時有跟芬蘭人去桑拿,他說了不少芬蘭人去桑拿的點滴,例如小朋友跟父母起去桑拿時,父母都會說「座椅」下(桑拿房會靠牆設有類似普通足球場看台的長椅子,兩或三層)有精靈,他們會躲在下面,如果知道小朋友不乖,就會告訴聖誕老人,今年不會給那名小朋友禮物。

外國人對「真.芬蘭桑拿」最不習慣的,可能是熱。最傳統的煙熏桑拿或是燒木加熱桑拿可以去到攝氏100度以上,而我去年桑拿時,那位芬蘭人就說,室內要保持80度左右,但這仍是很熱。我跟他一起焗桑拿,他不斷釀着要向熱石頭潑水,散發更多蒸氣來讓室內更熱。

當他叫最近石頭的人潑水時,望一望房間,然後說:「我叫了對的人。」芬蘭人習慣讓房內最年輕的人去做潑水的工作(除非那個是小孩子)。不過,那位芬蘭人隨即跟我們說,桑拿是最平等的空間,他當兵時(芬蘭男性要強制服兵役),桑拿房是唯一一個不用以軍階稱呼對方、只想直呼其名的地方。

大部份酒店應該都有桑拿,可以免費享用,不過,赫爾辛基有一些浴場桑拿,我上述與芬蘭人去桑拿的經驗就是去了那些浴場,體驗真的不錯,有時間的話可以去去。

這種公共桑拿在赫爾辛基倒是「復古」現象。赫爾辛基在上世紀初至中期有很多公共桑拿,因為工人階層沒有錢在自己的家另建一個桑拿,但之後新的住宅陸續落成,一般都同時設有桑拿,因此公共桑拿逐步沒落。不過,近一、兩年又開始有了幾間公共桑拿,但模式不同了,通常會附設泳池、餐廳甚至文娛中心,而且地點一般是臨海,變成一個休閒中心,就算不付錢入去焗桑拿,在那裏餐廳吃飯,或到附近看景色,也不錯的。

網主去年年底旅遊時,便去了當時新開兩、三個月的Allas Sea Pool。文首照片(來自官方)就是那裏的景觀,這個泳池座落在我上一篇文章提及的港口,前面對望舊市場,右邊是總統府,左邊是芬蘭灣,原本是個停車場,近年才改造成這個桑拿浴場,在那裏游水的景色十分不錯。尤其是在夏天的話,芬蘭夏天日照時間很長,即使「晚上」在那裏游泳,仍可飽覽海邊景色。

我是在深秋初冬去那兒,有不同的滋味,可以體驗到「冬泳」。那裏有3個泳池,兩個是暖水,長年都在28度,另一個是「海溫」泳池,由外海抽水並淨化後,泵入泳池,溫度跟當時的海水一樣。我是在晚上去的,那時「海溫」是2度左右,室外溫度大概0度,在場芬蘭人鼓勵下,我也在那個泳池游了——30秒以下。但話說,在80度以上的桑拿待了一段時間,然後再浸冰水,才算更舒服的桑拿體驗吧?而且,浸了冰水後,再到那個暖水泳池游水,更加舒服。

最後,提供一些鏈結供參考:
如果想知道赫爾辛基還有什麼這類新式公共桑拿,可參考芬蘭航空網站這篇文章,或是英國衛報的文章

有關桑拿的基本,可看香港電台這篇文章,或是芬蘭旅遊局這篇中文文章

至於有關桑拿更深度的介紹,可看BBC,分別有<裸體桑拿:芬蘭人下班後的社交活動>Why Finland loves saunas這兩篇文章

[雜談芬蘭三之二]

1 則留言:

  1. 桑拿基本上是芬蘭人生活的必需品,試想着每天外出面對凜冽寒風:一年中由十月至翌年五月都是雪季,寒冷天氣實在太長,人總想着生活中得到一點溫暖,算是心靈慰藉。 雖然我不是桑拿常客,但呆在桑拿房的十多分鐘感覺真的是「雪中送炭」。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