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3日星期三

無可無不可的獨立 捷克斯洛伐克分家25週年

1月1日是「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分家,成為捷克共和國及斯洛伐克兩個不同國家25週年的日子。跟近年歐洲一些鬧得面紅耳赤的獨立爭議不同,「捷克斯洛伐克」分裂、斯洛伐克獨立,好像是一個很隨意的問題,直到現在,兩地仍只是有大概四成人支持分家,但要說「統一」嗎?即使是支持「捷克斯洛伐克」的死忠支持者都知道:發夢才會有兩地重新合併的一天!


先簡述「捷克斯洛伐克」出現的歷史。我在去年寫到捷克國名爭議時也提過,現今為捷克及斯洛伐克的地方,其「國界」、以至這塊土地上居住的人民的身份,在絕大部份時間都十分混沌,沒有清晰劃界。這塊土地大部份時間受奧地利帝國(及之後的奧匈帝國)統治,到1918年才首度獨立。由於在19世紀至20世紀初,捷克及斯洛伐克兩地人民已頻繁來往交流,而且當時的斯拉夫民族主義盛行主張幾個較小的斯拉夫民族併成一個較大的民族國,因此當1918年獨立時,出現的國家是「捷克斯洛伐克」,把這兩個西斯拉夫民族統一起來,情形跟巴爾幹的南斯拉夫一樣。

所以,有趣、或者諷刺的是,捷斯兩國剛紀念完「捷克斯洛伐克」「亡國」25週年後,今年稍後又會慶祝「捷克斯洛伐克」「建國」100週年,因為這是兩地人民從別國獨立的紀念。

講完20世紀初,時間快轉到1989年至1992年。捷共政權1989年倒台,民主政制恢復,但斯洛伐克的自治呼聲隨即出現。自布拉格所在的波希米亞地區經濟高速發展以來,波希米亞、以至整個捷克地區,在過去幾個世紀都是「捷克斯洛伐克」地區的政經中心,很多斯洛伐克人會到布拉格升讀大學及工作,因此「捷克斯洛伐克」建國後,全國政治都由捷克人把持,斯洛伐克自1960年代起已一直要求有更大自治權。

到了1992年6月初,「捷克斯洛伐克」舉行首次民主國會大選,捷克及斯洛伐克兩個地區出現截然不同的結果,捷克地區由克勞斯(Vaclav Klaus,照片右,他在2003—13年成為捷克總統)的政黨勝出,斯洛伐克地區由梅切亞(Vladimir Meciar,照片左)的政黨勝出,而且這2個政黨都不能在另一區獲得議席,二人必須商討合組聯合政府。

二人首度談判時,梅切亞已「獅子開大口」,要求將當時已是聯邦的「捷克斯洛伐克」變成更鬆散的邦聯,甚至成為由2個主權國合組的超鬆散聯盟,要求斯洛伐克擁有自己的央行、軍隊及獨立外交政策。這令克勞斯吃了一驚,但更令人意外的是,克勞斯之後很快就提出雙方不如分開成為2個獨立國家!

當雙方都同意分家後,整個過程進行得十分迅速——斯洛伐克地方議會在7月中宣佈獨立,克勞斯及梅切亞數天後再會面,正式同意分家,「捷克斯洛伐克」國會11月通過修憲,讓兩地獨立,最終在1993年1月1日正式落實分家。由於分家十分和平、順暢,跟1989年捷共倒台的革命一樣順利,因此分家也被稱為「天鵝絨離婚」。

連「分身家」也同樣順暢。「捷克斯洛伐克」早在60年代末共產黨時代,已經變成聯邦,所以很多國有資產都是在捷克及斯洛伐克的地方政府手上,至於餘下由聯邦政府擁有的資產及債務,雙方都很快就同意要如何分配。至於貨幣就拖到1993年2月才突然變成兩國各自擁有自己的貨幣。唯一略有爭拗的可能是國旗,捷克用了「捷克斯洛伐克」國旗,斯洛伐克初時也有微言。

如此順暢的分家、(斯洛伐克)獨立,也是有爭議的,那就是這項重大決定從無經全民公投決定,而且在極短時間內便拍板、執行。分家問題由當時到現在,情況都是:要分開嗎?好像不好,畢竟「捷克斯洛伐克」直到亡國時已存在了75年,而且捷斯兩族毫無芥蒂,語言文化也十分類近,共處在一個國家其實沒有問題,甚至現在重新合併,問題也不大;但要說必須維持「統一」、絕對不能「分裂」嗎?又好像很無謂,畢竟兩地人民都同意,「捷克斯洛伐克」不是「自古而來」就是一個單一國家,捷斯兩族是分得很清楚的兩個不同民族,絕無「捷克斯洛伐克族」的存在,因此不存在「統一」問題,亦因此斯洛伐克獨立,捷克人也很難說成對方「分裂祖國」。

捷斯分家,更多是克勞斯及梅切亞二人自己私下拍板算數。對於克勞斯、或大部份捷克政界人士來說,他們不介意斯洛伐克離開,但十分介意弱化中央政府,因此寧願斯洛伐克離開也不想有一個很弱的中央政府。而且,克勞斯及梅切亞在經濟政策上有很多分歧,克勞斯傾向盡快把國營企業私有化,因此撇開斯洛伐克,克勞斯只專注捷克,可讓他更易推行他心目中的經濟政策。

時間再快轉到21世紀,在2004年兩國同步加入歐盟後的年代。捷斯兩國的走向有頗大分別,斯洛伐克融入歐盟的步伐較捷克快(但斯洛伐克絕非「親歐(盟)」國家),2009年就加入歐元區。兩國目前都是歐洲汽車業大國,很多較廉價的汽車都在這裏生產。斯洛伐克的經濟也快速追上捷克,人均收入由原本較捷克低一至兩成,到現在已是在差不多水平,並預計在5至10年會超越捷克。

在12月,兩國有不少回顧分家的討論。克勞斯自辯,指出當時梅切亞的政黨、以至很多獲議席的斯洛伐克政黨,都是主張邦聯甚至獨立,因此國會選舉結果已足以反映斯洛伐克人想獨立,毋須再另辦一次公投,他亦說無法設計出一個同時滿足兩地的政治及地方行政制度,因此分家是無可避免。有當年參與決定獨立的政客就說,不搞公投的原因是,一旦兩地公投結果相反,屆時的問題會更大,因此不可能以公投來解決分家問題。

25年過去了,文章也寫了這麼長了,然後呢?然後,捷斯兩國人民很平靜地繼續生活,兩地人民繼續來往,老一輩的會回憶一下「捷克斯洛伐克」的年代,但也沒有什麼國仇家恨、或者民族解放的情緒。

現在,兩國現在要煩的事情很多,經濟發展、難民問題、歐盟前路、以至教育等很多民生議題,都比兩國應否重合併來得重要。

本文資料來源/延伸閱讀:
捷克電台有4篇相關的系列英文文章:
TWENTY-FIVE YEARS AFTER DIVORCE, CZECHS AND SLOVAKS CLOSER THAN EVER
ARCHITECTS OF CZECHOSLOVAK DIVORCE SAY 25 YEARS ON THAT IT WAS INEVITABLE
ECONOMIC DIFFERENCES UNDERPINNED CZECHOSLOVAK DIVORCE
CZECHOSLOVAK DIVORCE HELPED RELATIONS SAYS PRAGUE SLOVAK

英國衛報就有這篇介紹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蒂斯拉瓦冒起的文章:
Bratislava in the spotlight: Slovakian city celebrates 25 years as capital

[文首照片來自斯洛伐克報章《新時報》(Nový Čas),是梅切亞及克勞斯1992年8月在捷克共和國城市Brno商討兩國分家的歷史性照片]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